校园新闻
校园新闻
News
学生作品:恒温十七岁

海亮实验中学303班 边佳英  指导教师:谢清慧

 

    星海横流,岁月如诗。少年见青春,万物皆妩媚。

    天空微沉,雨丝斜斜地洒入窗户,落在少年侧脸上,天公不作美,扰了少年清梦。他惺忪着睡眼抬起头来,轻声关了窗,不再尝试入睡,轻轻抽了支笔,清醒了一下,开始动笔写数学题。纸落云烟,少年思路清晰,字迹隽秀。良久,林暮蘅看了眼时钟,放下笔,碰了碰身旁的少年。

    “时间差不多了,该醒了啊祁温克。”

    “知道了知道了,你起来的时候我就醒了。”

    “嗯,下午有节英语课,去清醒一下吧。”

    “哦。”

    少年看着他的背影,思绪渐渐飘远,想起了开学的初见,也是这样一个阴雨天。

    烟雨朦胧,秋意初现,缓缓地浸润着空气。进校之后,林暮蘅举着一把白色透明雨伞,没有先去教室报到,四处转转,就溜到了教学楼的后边儿。郁郁葱葱的绿色之中,有着一个显眼的白色身影蹲在角落,传出的是一声声猫叫。经不住心底被猫挠似的好奇,林暮蘅缓步走了过去,把雨伞也顺带斜着给少年挡了挡。白衬衣少年似乎看着了身边投下的阴影,转头就对上林暮蘅探寻的目光。额间碎发沾湿了,少年的眼眸却明亮如斯。林暮蘅拿出了纸巾递给他。接过纸巾,祁温克无声笑了笑,露出手里灰黑色外套下的小生物—一只黑灰的猫,仅肚皮和半只爪子是白的,眼睛浅黄色,但身体上沾了不少小树枝和灰尘。少年毫不嫌弃,紧紧抱在怀里。  

    “唉同学,帮我把草丛那边儿那包递一下儿行吗,谢谢啊!”祁温克轻声地说。

    林暮蘅怕惊了猫,没有说话,帮忙打开了包。祁温克轻抱着猫,和着外套放进了包。稳稳背起包,扬了下巴和林暮蘅一起往教学楼走去。

    “谢谢你啊同学,你也是新生吗?”

    “是啊,你打算怎么处理这只猫?”

    “没想好,可能带回去养吧,但也有点难,我妈有点怕猫,得先做做她的思想工作。唉,先想想怎么放在包里过今天吧!”少年的嗓音干净而阳光,像是山涧中的汩汩清流,沁人心脾。

    二人一路走,都想着对方会在几班,却发现都停在了十七班门口,不禁失笑。

    “那要不一起往后坐,不然我怕猫不好藏。”

    “可以,我没意见。”

    二人一道挑了角落的位子坐下,细心安放下了猫。随意聊了几句天,却都没记起要问对方的名字。就在这时,一个约莫一米七出头的男老师走进了教室,和蔼地笑着拧开了保温杯,喝了口茶,接着慢悠悠地开口道,

    “啊,同学们安静一下,我是你们以后的班主任林老师。”又突然压低了声音说道,“也可以叫我老林啊,没事啊,老师非常的心宽体胖哈哈哈哈。”突然这时,那猫轻叫了一声,为了掩盖这个声音,祁温克不得不大声咳嗽,十分尴尬。

    就在很长的一段唠叨后,老林又拿起杯子喝了口茶,宣布开始自我介绍,好巧不巧是从祁温克二人那角落开始的。

    祁温克从容地站上讲台,随后开口道。

    “大家好,我是祁温克,‘人之齐圣,饮酒温克’的温克,很荣幸来到一中,希望大家以后可以多多关照。我这个人啊非常好相处的,而且……”

    台下听着的林暮蘅微微愣神,心里想起“温克”的含义,善于克制自己以保持温和、恭敬的仪态。轻哂了一下,心想这可真是和本人完全不同,话这么多。看着他下来,林暮蘅也上去,温声开口道,

    “大家好,我是林暮蘅,暮蘅出自《青玉案》中的‘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很高兴能和大家成为同学。”

    祁温克慢悠悠荡回座位,一看林暮蘅在发呆,搁他眼前摆了摆手。

    “回神,想什么呢你,都高三了还发呆。我天,你怎么做这么快,你这人怎么老爱闷声干大事。”祁温克愤愤道,拿起笔开始追赶。

    “还不是你懒。”林暮蘅的思绪随着这声打趣回过来,也动笔往下写。

    二人理科都极强,既不缺天赋,但从来也不会不舍得努力,拿了不少的数学竞赛奖,可以说不相上下。文科上却是差得有点大,二人都选的物生政,唯有政治,林暮蘅对文科背诵极有耐心,做题也顺利,祁温克则不然,名字叫文科,却最没耐心背文科。虽然二人的成绩都是名列前茅,但都不骄不躁,也深得老师们的青睐。

    到了高三,所有人的心中也都安了一个计时器。倒数,实在是一个非常可怕的过程,所有人都默默地减少了课外活动,也少了闲聊玩闹,下了课连凳子都不带挪一下儿的。

    一片安静中,祁温克突然转向林暮蘅,定定地看了会儿,林暮蘅感受到他的目光,头也不抬地问。

    “怎么了。”

    “问你个事,咱们现在这么努力,但是我根本没怎么认真想过以后从事什么职业,嘿,以前我瞎想的可多了,医生啊,科学家啊,律师啊……”

    听见这个问题,林暮蘅顿了笔抬起头,也开始思考。他不是没有想过,考虑过法律,考虑过医学,但始终眼前蒙着一层雾,看不清,也抓不住前路的方向,不知道自己该为什么而坚定,用什么来支撑自己剩下的一年。

    直到小区门口,林暮蘅还依然被困在这个问题里。

    “诶,诶,小暮啊,小蘅?叫什么来着?你等一下啊,爷爷有好东西给你!”听见这沧桑的嗓音,林暮蘅定神看向面前的老头。

    “啊,李爷爷,您叫什么都行,您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好一阵子没见到您了。”林暮蘅温声地说。

    “害,是的呀,我前段时间不在这,去、去、去哪了来着?我刚刚要给你什么东西来着,哦,爷爷今天买了桃子,记得你以前最爱吃啊,快快快,来拿几个。”李爷爷大笑着边说就边往林暮蘅手里塞桃子。

    “太多了,太多了李爷爷,够了,我兜不住了。谢谢李爷爷。”林暮蘅笑道。

    “行了行了,快去吧,你妈等你吃饭呢吧,快去快去。”李爷爷边说边挥手让他回家。

    “好,李爷爷再见,晚上可少喝酒啊!”说完后挥了挥手回家。

    进了家门,给父母打了招呼,说了遇到李爷爷的事。把桃子洗了洗放上茶几,拿了一个吃。却听妈妈聊起李爷爷的事。

    “李大爷啊,患了阿兹海默症,记不清事儿了都,他还能记得你爱吃桃子,挺不容易的了,儿子你等会儿替我去给李爷爷送点茶叶,昨天你外婆刚拿来的白茶,多跟他聊两句啊。唉,你不知道,我今天跟人聊了挺久,才知道啊,他儿子啊,现在在外面过也一般,知道了李大爷有这病啊,糊弄他把遗嘱写了,还把另一套房子也卖了自己拿了钱,他女儿知道了以后去告他儿子,闹得非常大。现在,老人家就只能回到这里的小房子过了……”

    怪不得刚刚李爷爷想不起来事儿,林暮蘅心想。走去李爷爷家送了茶,李爷爷拉着林暮蘅讲了法庭上的场景,这也让林暮蘅有了一个想法。

    放假第二天,林暮蘅和祁温克去了法院,旁听了一场关于校园暴力和一场女性职场性骚扰的民事诉讼。这让他们两个都对法律工作者有了深深的敬意,走出了法院大门。

    “天啊,法官敲锤太酷了,律师辩论也好厉害啊,我也想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

    “你上次不是问我未来想做什么,本来是不太明确的,但是因为昨天听到了一些事情,所以约你一起来看庭审。现在我确定了,我想成为一名法官,为法律执锤,为正义裁决,法袍加身,使命昭然。”

    “啧,很厉害啊,我不一样,我想成为一名律师,我这么一个纠结的人,做法官不行,没法裁定的。但是我想做律师,为正义辩护,为弱势群体发声。”

    “很好啊,我也希望能传播法律意识,让女性不再被歧视,真正受到尊重,不再惧怕莫名的目光,真正做到等量齐观;让学生在校园获得真正的保护,不被歧视,不被孤立……”两人在回家路上畅谈自己的憧憬,落日下的影子被无限拉长,通向远方。

    风吹开了迷雾,少年在摸索中找到了方向,窥见了远方的灯塔。星光透过云海,点点洒在波流上,铺满了巡洋舰的航线。直情径行,方显少年之傲然洒脱。

    回了校没几天,就迎来了联考。所谓高三,三天一小考,七天一周考,一月一大考,没有人能逃过考试的命运。

    刚发到联考成绩,祁温克就震惊了,他别的科目高过林暮蘅三分,却在政治一门上低了他七分。当然,即使这样,二人还是稳居一二两名宝座。

    “这这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我的政治差你七分!我的字已经尽量端正了。”

    “因为你有几条法条没背下来,忘了秦老师怎么说的?今日背法条,明日数金条啊,大律师。你这字还是不怎么样,再练练吧。”说着,林暮蘅喝了口水,抿了抿唇。

    “好吧好吧大法官,直接给我判个无期徒刑吧!先给你把我今天的政治大题背了啊,我国民法典规定,自然人享有名誉权……”

    “祁温克!林暮蘅!”突然有人大叫道。

    “老林说考完试了,给节自由活动课,打球去不去,猢狲占场去了。唉,我可给你俩说,我好不容易才说通的,老林可是瞒着学生处的啊,有人问起来可千万记住了报高一的名儿,啊,我先去了,不然场子就丢了。”体委沈居深说完就急急的跑走了。

    “哈哈,终于有机会……”祁温克刚从座位上跃起来,就被某个法官拽住了卫衣帽子,一把拖回来判了刑。

    “被告祁温克,本庭结案,现判你五分钟有期徒刑,即刻生效,背完了再去,我跟你一起。”

    听到此话,祁温克打了鸡血似的,三分钟搞定,减刑释放,拽着林暮蘅飞速跑出教室,却在拐角处看见了从楼梯上落荒而逃回来的体委和猢狲等人,一个急刹,立马把跟在身后的林暮蘅推回去。

    “完蛋完蛋,快回去,翔哥肯定要来抓人了。”祁温克和林暮蘅快速回到座位,摆好书,握好笔,一齐偷笑地看着后门匆匆冲进来的几人。

    没过多久,翔哥从后面气势汹汹地进入十七班后门,打量着几个拼命压下自己急促呼吸和满头大汗的少年,不少女生也幸灾乐祸地往后排看来。一连点了好几个人的名字,翔哥大手一挥指向后门,几个人就非常自觉地走了出去。走到林暮蘅和祁温克这个角落,翔哥细细打量,发现无误后就出去教训那几个不幸者了。中间祁温克还非常欠揍的去给翔哥送了瓶矿泉水,美其名曰,怕他口渴。翔哥也不客气,接过就喝,继续开始教育。

    看足了热闹,祁温克愉悦地回到座位,开始刷题大业。

    “唉,我跟你说,你可别骄傲,等我再练练这字,随便背背,下次你这第一一定是我的,我跟你……”

    “行了行了,快写吧你,我可写完了。”

    时间在这些片刻之中流逝,不知不觉间,就到了最后一次元旦,也临近了首考。办完班级活动,气氛到了高潮,不知是谁提议,一班人浩浩荡荡上了天台。天空中绚烂的烟花照亮了少年们的眼眸。突然,祁温克朝着栏杆外大喊:

    “317班!首考加油!”这一喊,也带动了不少人都纷纷开始吼。老林站在人群后默默拍下了视频。

    “首考加油!我们……”

    少年在人群中相视而笑,一齐冲外喊道:

    “我要做法官!”

    “我要做律师!”

    青春的歌声远鸣夜空,十七岁少年的热情在夜空下燃起永恒不熄的烈焰。少年化作自由的飞鸥,掠过海浪,肆意展翅,直上云霄。在这个有梦想的十七岁,少年该拥有一切幸运。

新建项目 - 2022-11-01T073345.087.png


法律声明

本网站由海亮教育集团(以下简称“海亮教育”)创设,本网站提供的任何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图表、图象、声音或视频等)的版权均属于海亮教育或相关权利人。未经海亮教育或相关权利人事先的书面许可,您不得以任何方式擅自复制、再造、传播、出版、转帖、改编或陈列本网站的内容。任何未经授权使用本网站的行为都将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和其他相关法律法规以及国际公约的规定,海亮教育充分保留追究相应法律责任的权利。

隐私声明

隐私声明是本网站保护用户个人隐私的承诺。鉴于网络的特性,本网站将无可避免地与您产生直接或间接的互动关系,故特此说明本网站对用户个人信息的收集、使用和保护政策,请您务必仔细阅读

1. 个人资料

 1.1当您在海亮教育进行报名登记或参与活动时,在您的同意及确认下,本网站将通过表格填写形式要求您提供一些个人资料。这些个人资料包括:

 1.2个人报名谘询资料:如姓名、性别、电话、住址、电子邮件等情况。

 1.3请了解,本网站不会将您所提供的资料利用于其它商业目的(本网站用于改善、提升服务质量除外)。

 1.4个人资料之披露 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本网站披露个人资料时,本网站将根据执法单位之要求或为公共安全之目的提供个人资料。在此情况下之任何披露,本网站均得免责。

2. 信息安全

 2.1本网站将对您所提供的资料进行严格的管理及保护,本网站将使用相应的技术,防止您的个人资料丢失、被盗用或遭篡改。

 2.2本网站在必要时委托专业技术人员代为对该类资料进行电脑处理,以符合专业分工时代的需求。如本网站将电脑处理之通知送达予您,而您未在通知规定的时间内主动明示反对,本网站将推定您已同意。唯在其后您仍然有权如下述第3.1.2条之规定,请求停止电脑处理。

3. 用户权利

 3.1 您对于自己的个人资料享有以下权利:

  3.1.1 随时请求删除;

  3.1.2 请求停止电脑处理及利用。

4. 免责 除上述第1.4条规定属免责外,出现下列情况时本网站亦毋需承担任何责任:

 4.1 由于您将用户密码告知他人或与他人共享注册帐户,由此导致的任何个人资料泄露。

 4.2 任何由于计算机2000年问题、黑客政击、计算机病毒侵入或发作、因政府管制而造成的暂时性关闭等影响网络正常经营之不可抗力而造成的个人资料泄露、丢失、被盗用或被窜改等。

 4.3 由于与本网站链接的其它网站所造成之个人资料泄露及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

本网站之保护隐私声明的修改及更新权均属于海亮教育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学校导航